杭州93岁“鞋垫奶奶”被打成重伤 嫌犯有精神病史_腾讯网触屏版
超大悬浮式触控屏新款大众高尔夫最新谍照或2023年底首发
ITF世界网球巡回赛在2022年预计办赛1000
声张·评疫让就诊“触屏可及”
名企头条:王力宏回应娃哈哈解约百度起诉今日头条不正当竞争
娃哈哈新零售品牌-悠简与王九山百度霸屏达成战略合作关系
快讯娃哈哈成立智能机器人公司百度自动驾驶登Science 子刊、CMU开发矿难救援机器人等
2018重庆体育产业博览会
2018年国内国际十大体育新闻
PP体育斩获体育大生意2018年“最佳媒体”奖

激发学生体育运动内驱力

高校体育课如何提高实效?如何让体育锻炼成为高校学生“心头好”?体育育人的功能如何在高校得以体现?安徽师范大学多年来持续深化体教融合,以制度导引、课程改革和举办高水平竞赛等多种手段,探索出一条行之有效的路径。

对物理与电子信息学院2020级研究生刘志祥来说,大学期间的最大收获不是拿到硕士研究生通知书,而是加入校级田径队,并养成了跑步的好习惯。

“跑步彻底改变了我。”刘志祥坦言,上大学之前他对跑步几乎无感,一开始只是因为学校布置了“跑步打卡”任务,被迫上了“道”。

自2017年起,安徽师大开始实施阳光体育锻炼计划,建立了日常参与、体质监测和专项运动技能测试相结合的考核机制。学校依托手机运动APP,督促学生在早晨、下午和晚上进行跑步、健步走等,手机记录考核的数据纳入大学体育课程总成绩,占比10%,同时作为合格评价的必备指标。

同年,安徽师大将学生体质健康测试成绩作为学生评优评先和研究生免试推荐重要考核指标,体质健康测试成绩不达标不能合格毕业。

制度倒逼下,学生的不满声音时有传出:“三年高中结束了,没想到上了大学还得这么‘拼’。”“考核体育课成绩理所应当,凭啥平时跑步也得算分数?”“天太冷,起不来,晚上就想窝寝室,规定太没人情味儿。”吐槽归吐槽,但渐渐地,学校里出现了越来越多像刘志祥这样既获得一项体育技能又在学业上精进的优秀学子。

“在全校推进阳光体育运动,培养学生的运动习惯,本质上是注重发挥体育锻炼的育人作用。”安徽师大体育学院原院长席玉宝认为,长期以来,很多人只是将体育作为锻炼身体的手段,体育的育人功能被忽视,而实际上,体育在育人方面作用很大,通过培养学生的运动习惯,可以塑造学生的坚韧意志、团队精神、规则意识等,进而达到以体育智、以体育心的效果。

如今,手持国家二级运动员证书,同时各项奖学金拿到手软的刘志祥已成为学校小有名气的“风云人物”。力量、自信和获得感让刘志祥充分认识到运动在生活中的重要地位。

一个学期选一门,还没入门,又换了新的体育项目;体育项目想学哪个学哪个,不知道难度,也不知道是否适合自己;一学期十几节课,教师还没认全学生,又换了一拨新人……大学体育选课制在赋予学生兴趣爱好话语权的同时,也带来了“学不深、学不精”且无法深入渗透育人要旨的弊端。

深谙这一弊病的安徽师大在新一轮体育课程改革中更注重问题导向。2016年,学校专门围绕大学体育课程改革要求,制定了《大学体育课程教学实施方案》,并选取25个体育项目,推出ABC选课模式,即四个学期中,除第一学期“太极拳”是必选,每位学生在第一学期末根据自己体育兴趣选择后三个学期的体育课程内容,可选择A——一个体育项目、A/B——两个体育项目或A/B/C——三个体育项目。

在第一学期,学生可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固定选择一位教师教授的关联体育课程,如体育舞蹈、啦啦操和民族舞等。“这种模式可以让教师在连续的三个学期里对学生进行阶梯式的培养和辅导。这有助于培养学生的体育兴趣爱好,真正实现体育课程的师徒深入结对和交流,从而帮助学生实现技能的提升。”席玉宝说。

与此同时,体育育人的理念还体现在毽球、蹴球、舞龙、射艺、龙舟、手龙舞、健身秧歌等传统体育课程项目的设置上。

学校体育学院教师倪瑞芳说,每年暑假前往安徽不同地域探访濒临失传的民间传统技艺的过程,都是一次难忘的体验。

“去年暑假,我们到宣城市绩溪手龙舞传人曹武根老人的家里,这个技艺在当地几乎濒临失传,只有老人带着几个‘老’徒弟在练。看着老人打磨好几个月才做成的一条小龙道具时,我就想,为何不把这种精神带到高校的体育课上?”这种油然而生的使命感让学校多了一门特殊而又顶流的体育课——绩溪手龙舞。

为了将绩溪手龙舞技艺发扬光大,倪瑞芳和同事们在绩溪潜心学习许久,徽州的一山一水、老人的专注和坚守都深深刻在倪瑞芳心里,也融入她日后手龙舞的教学中。“学习技艺不是目的,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内在精神才是我们的真正期许,以技培德、以德育才方为高校体育课程育人的关键所在。”

对体育学院足球专业教师尹文来说,安徽师大是一个能够充分发挥专业技能的地方。

“在这里,专业是最有力的线年,学校开始推进公共体育与专业体育队选拔、训练、参赛等方面的制度改革,修订了《安徽师范大学学生校运动队管理办法》,组建校运动训练与竞赛中心,加强主教练管理负责制。

“球员怎么选、队伍怎么带,主教练有绝对的话语权,竞赛成绩是最好的述职报告。”席玉宝介绍,在建立主教练管理负责制之前,校队训练存在教练频繁更换、训练计划难以持续执行等问题,极大地影响了校队训练质量。在新的管理办法下,学校确立了主教练在校队训练中的核心主导地位,从制度规范上避免了行政力量的不必要干预。

主教练一般聘期固定,以赛季成绩作为是否续聘的“硬核”指标。“压力之下,自己会更加专注思考提升校队训练品质的核心问题。”尹文深知,被推到舞台中央的他需要带着球队绽放光彩。

2019年,安徽师范大学与深圳佳兆业足球俱乐部合作共建女子足球队,成立安师大佳兆业足球俱乐部,并首次参加2020年中国足协女足乙级联赛。借此契机,尹文经常细致琢磨专业足球俱乐部训练方法,并与校队的训练方式进行对比,思考问题,寻找差距。

尹文发现,之前他常忽视的训练前热身和训练后拉伸环节,在足球俱乐部的训练中却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此后他在训练中还加入了对抗技术训练等环节,同时俱乐部里的分秒化训练方案也被他吸收借鉴,用到校队训练中。

而在体育学院副院长余涛看来,在高校的校队训练中强化主教练负责制具有问题导向功能,“以往校队训练负责人不明确,这次是你,下次是他,存在着人心不稳或人浮于事等问题。”

能者导向下,校队在各层级竞技比赛中成绩傲人。制度出台仅仅一年时间,在安徽省第14届运动会上,安徽师大一举斩获高校田径、足球、篮球等10个项目的41金、33银、20铜,位列全省高校金牌榜第一名,并先后代表芜湖市参加全省少数民族运动会高脚竞速、武术、蹴球、陀螺和板鞋竞速等5个大项的比赛,获得4个一等奖和6个二等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